目前日期文章:200907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看病前先上網 可免看錯醫【聯合報 2009.07.24】

衛生署正草擬網路醫療廣告管理辦法,禁止藉由網路諮詢招攬病患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,網路科技帶來人際溝通的便利,也容易併發副作用,醫療廣告浮濫即為一例。

有 了網路以後,醫病溝通極為方便,網路彷彿虛擬的診間,無限延伸的看診時段。網路雖便利,然而醫病關係若不能謹守分際,很容易衍生後遺症,網路諮詢廣告化不 過是其中之一。醫病關係的本質在看病治病,此外無他,利用便捷的溝通管道從事醫療的商業行為,或者變質為閒扯、拓展社交的互動方式,甚至倚靠醫病先天的不 平等地位提出非關專業的建議,都不是正途。


醫療廣告化蔚為風潮,主管機關是該介入整頓,然而也不能因噎廢食,過度限縮網路的溝通功能。網 路有如神燈巨人,最好主人召喚自如,規定過嚴亦不妥。舉例來說,一些醫學中心的名醫對於外地民眾而言不容易掛號就診,有了網路,多少彌補醫療資源的不均 等。也有民眾對於自身疾病諱疾忌醫或難以啟齒,藉由網路,不用面對醫師也能看病,說不定可以及早接受專業協助。 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非擠醫學系?徬徨青春 哪懂白色巨塔【聯合報 2009.07.19 】 

又是寄發指考成績單、選填志願的季節,各明星高中紛紛公布錄取第一志願,特別是頂尖醫學系的人數。即使歷經多年教改,這樣的景象始終未變,醫學系仍 是眾多同學與家長的首選,擠不進窄門的,甚至負笈遠行,到國外就學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若有人要把醫學系摒除在志願卡之外,真的需要獨排眾議的氣魄。

十七、八歲高中畢業生,對於科學、藝術、思想這類與學校科目相近的領域比較熟悉,選填相關科系時容易產生共鳴;反過來說,像醫療這種技術性、實用性 的學科,除非有家學淵源,大多數同學恐怕難以想像白色巨塔裡面的生活。要甫結束徬徨青春、人生正要起步的年輕人,執起大筆,寫下自己的生涯抉擇,實屬不 易,多數人恐怕只能奉父母之命排出志願順序,是以進到醫學院以後,學非所願,志趣難伸者所在多有。

當年念醫學院的時候,當眾人為了微生物學、病理學考試挑燈夜讀的時候,有數理天才拎著高等微積分在校園閒蕩,難以割愛;當進到大體解剖室,濃濁的福 馬林味道充塞口鼻,多數同學執起解剖刀躍躍欲試的時候,有人不敢直視屍體,從後門悄悄離開,準備轉系;當初披白袍,為了值班徹夜未眠之際,有人忙得興高采 烈,也有人身心俱疲,難以負荷。

多年後重逢於同學會。當年轉系的同學如今學術成就蜚聲國際;數理天才勉強念完七年,得以向父母交代後毅然改讀工程,如今在國外任教;心力交瘁的那位 同學不知去向,聽說精神狀況不佳。然而,大多數人還是順利完成學業,展開行醫生涯,這些同學有人功成名就,收入優渥,但工作與責任超時超量,生活看似外人 稱羨,實則冷暖自知;也有人當初含怨進入醫學院,最後竟讀出興趣,一頭鑽研下去;更有同學事業穩定以後,得以重拾荒廢已久的畫筆樂器,滿足年少夢想,兩全 其美。

在資訊不足、認識不清狀況下,如何知道自己適不適合念醫學系?師長若希望成績優異的下一代進醫學院,在校期間最好協助同學接觸相關領域,比如安排同學到醫院當義工、請醫師校友回校演講、或者直接到醫學院參觀旁聽,多少了解相關背景,應有助於選擇科系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老人服務老人 躲不掉的趨勢【中國時報 2009.07.08】

台灣社會的人口老化速度凌駕歐美,預估四十年後,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將占全台人口的三分之一,屆時財政負擔將是超高齡社會的隱憂。 

 隨著醫療的進步,人類身體機能衰退的速度逐漸減緩,老年的定義以及相關的心理意涵必須改寫。而技術的變革與分工的細密,使得體能雖減,但經驗老到的銀髮族仍可保有生產的效能,延緩退出就業市場的時間。 

日本是老化問題最嚴重的國家,也是最先正視老年勞動問題的國家。筆者在日本旅遊的時候,在餐廳常見滿臉皺紋的老服務生;在街頭巷尾,偶而也會遇到灰髮老 人推著坐輪椅的白髮老人。在老人的國度,已難奢望年輕人奉養,現實狀況也不允許,老人服務老人、照顧老人的觀念逐漸被接受。 

愛爾蘭詩人葉慈詩云:「衰朽的老人無非卑微瑣碎,細棍子上擺盪的一件破衫…」這已是過時的觀念。在超高齡的社會裡,成功的老化必須具備生理健康、功能最 佳與生活自主幾項要件,而這些特點,在持續就業的老人身上正可驗證。工作可讓老人保有成就感與歸屬感,對於老人的身心健康極有助益。工作未必要有給職,義 工、社區服務、經驗傳承都很有意義。 

筆者以為,為因應人口老化帶來的財政困境,退休年齡必須重新定義,延後是一個方法,若能做到個別化,視當事人身心狀況來訂定會更理想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雙週話題:蕭條年代記-不一樣的暑假【中國時報 2009.07.07】 

 

暑假開始了,晝長夜短,兩個唸小學的兒子撥快鬧鐘一個小時,天剛亮就起床,要騎單車要做功課都可以,結果他們打著呵欠抱怨我莫名其妙,我說這叫「日光節 約時間」!我家的早餐通常外買解決,麵包牛奶、蛋餅豆漿都吃膩了,妻拿前晚的剩飯煮成白粥,再配個花瓜罐頭、鹹鴨蛋,換換口味小毛頭倒覺得還不賴。

飯後翻出當年給妻的情書,泛黃的紙張寫著肉麻的文藝腔,小朋友好像看到博物館文物一樣地好奇。我要他們停用即時通、e-mail,提筆寫信問候同學,他 們卻問郵票要貼哪一邊?午後回阿嬤家,手機不准帶,撥撥看古董轉盤,外埠頭記得加04,包準少打一半無關緊要的電話。第四台的頻道,每天選定三個來看,免 得兩人爭搶遙控器。上網玩game有時段,其餘空檔到書房看看塵封的經典。 

晚上悶熱,逛逛書店享受免費的清涼,但中意的新書別急著買,先查閱圖書館的目錄再說。洗澡前手洗自己的內褲襪子,小兄弟直呼累了。臨睡,怕我還有花樣, 異口同聲央求別再省錢了,我們家又不窮!我翻出舊照,訴說他們的阿公阿嬤,如何做工幫傭栽培小孩當醫生的故事。「我們當年就是這樣過日子!怕熱的人待會可 以睡地板,保證透心涼!」  蕭條的年代,正好讓孩子體驗上一代的艱辛,珍惜現有的幸福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