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001 (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惡鄰霸佔公共空間 誰管?【中國時報 2010.01.26】

台灣公寓面積普遍不大,民眾競相擴展空間,打陽台、佔防火巷等等。連這類需要大興土木的手法都做了,豈會在乎將雜務堆在門口?但樓梯通道受阻,緊急逃難容易跌倒,甚至阻礙求生,民眾切莫存僥倖心理。

     但衡諸街頭巷尾的公寓大樓,除豪門大戶,誰不努力佔據住家週邊空間?佔據樓梯間的還算小咖,在鄰近階梯擺滿鞋子,好像開起鞋店的並不少見。公寓管理條例責成管委會處理類似違規情事,但以台灣民情,試問,有多少人願意扮黑臉,得罪惡鄰?

     住公寓的人都知道,管委會那挺得了惡鄰的嘴臉,相關單位應研議更為可行的管理方法。這類行為實有妨害公共安全之虞,或可委託消防單位於年度檢查時一併稽核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建置紓解管道 武裝警察心理【人間福報  2010.01.25】

十天內發生兩起警察舉槍自盡事件,員警的心理衛生亮警訊,而且執法人員的壓力與情緒困擾不分男女,值得警政單位與社會正視。
警察配備槍枝,如有自殺意念往往成為自傷的利器,此外,警察死於自殺的人數多於殉職,這都是警察自殺問題必須重視的理由。
警察自殺的成因有特殊性,處理上除了就一般的危險因子因應外,更必須從勤務壓力、溝通文化著手。

員警執勤時盔甲加身,給人鋼鐵般的形象,但內心是否也如此武裝,恐怕不足為外人道也。
警察也是人,長期日夜輪班,經常出生入死,承受巨大的壓力與責任,照理說情緒負擔不小,但員警在人民保母、治安守護神的頭銜下,外界要協助較不容易,所以比一般人更難找到宣洩的管道,執法人員的心事能向誰傾吐?社會、警界在員警無助時,有給他們求援的空間嗎?
職場壓力導致的情緒困擾,包括焦慮、憂鬱、甚至有自殺傾向,這些事原本就不易啟齒,怕影響前途,對執法人員來說,更擔心被調職、繳械、不能出任重要勤務。
因此,同儕之間也容易瀰漫「打落牙齒和血吞」的自制默契,壓抑負面情緒的表達,於是心理困擾難以宣洩,在腦中閉門造車,導致惡性循環,走上絕路。

因應之道,短期方面宜盡速擬定員警心理衛生普查計畫,並針對高危險群提供專業諮商協助;遠程目標則要培養警界開放溝通的氣氛,建立情緒表達的管道,以紓解勤務壓力,必要時並及早就醫。
此外,自殺通常都有前兆,譬如留遺言、整理私人物品、反覆提到輕生念頭,或持續情緒憂鬱等,主管、同事應主動關心,主管機關也須建立輔導、通報管道,切莫以為硬漢不會軟弱,而等閒視之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退輕軌 替代案在哪裡【聯合報  2010.01.20】

交通部否決了這些大眾捷運計畫以後,試問,交通建設的遠景何在,有無替代方案?

筆者自助旅行到過歐美許多國家,拎著簡單的行李搭四通八達的火車,到了大城小鎮換坐捷運、巴士或租單車,輕鬆自在。有的城鎮鋪有輕軌,古樸的街道徐行著安靜的列車,旅人在路旁跳上跳下自由轉車,司機乘客輕鬆聊著日常瑣事,一派閒適景象。

回到台灣,單車正夯,每見穿梭車陣有如生存遊戲,或者運車到郊外才能馳騁,總喟嘆不已。為什麼不能普及大眾運輸,抑制私人汽機車,將街道留給行人與單車,打造乾淨清爽的居住環境?卻放任私人載具繁衍,窄隘的街頭巷尾充斥著冒煙的鐵殼怪獸。

交通規劃不能只從短期財務的角度切入,應有全島運輸網絡的全盤規劃。大眾運輸啟用初期路線寥寥無幾,多半虧損,等到網絡漸次形成,便利性提升,自有加乘效應。要打破目前大眾運輸賠本的局面,不能怕虧錢裹足不前,反而應該用更便捷的網絡來拯救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弱雞」大學生 醒醒吧!【中國時報 2010.01.19】

大學新生體檢顯示,過重、膽固醇太高比率攀升,校園裡到處是體能不佳的「弱雞」。大學生堪稱菁英族群,體能不佳,必然精神不濟,影響學業工作,導致社會無形損失。

     因應之道,唯有提升大學生的健康自主意識。舉例來說,這些體檢數據有否回饋受檢的學生,並針對異常數值提供諮詢或續檢,抑或只是充作統計圖表之用?坊間許多三高族群往往不知自身健康狀況,對於健檢意涵更是一無所知,如能給予相關衛教,點醒未來後果,相信必能增進保健意願。

     不少大學設有醫療相關科系,這類宣導諮詢工作自然不假外求,至於沒有保健系所的學校也可委請友校辦理。大學生聯誼喜愛烤肉夜遊,換成養生經驗交流,不是更健康嗎?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不識字老人…還好有地下電台【聯合報  2010.01.13】

地下電台在南部遍地開花,打造多少空中公園,成了眾多老人家相濡以沫的無形所在,極具豐富的社會文化意涵。

提到地下電台,往往給人賣藥、論政的刻版印象,其實這些只是表象媒介,底層的情感交融、相互取暖,才是地下電台生生不息、禁不勝禁的活力來源。

第四台節目偏重中產年輕階層,電視頻道上百,有多少是針對不識字、工農出身的老人家?更不用說有如天書的平面媒體了。地下電台用語俚俗,契合聽眾吸收能力,彌補了商業取向、政經壟斷的媒體市場之不足,有如生存夾縫的夜市、地攤這類庶民活動。

社會變遷,城鄉落差,南部、鄉村、未受教育的老人家成了進步過程被犧牲的一代。都市計畫不良,社區界線模糊,同儕團體裂解,多少老人家找不到聊天的對象?不會上網,沒有手機,唯有地下電台扮演空中媒介,搭起人際互動的橋梁。

這社會虧欠低社經階層的老人家太多,地下電台的興起,少數固然帶有商業政治的動機,但能夠獲得素樸的老人族群擁戴,絕不能單以低俗、民粹的角度來解釋,更不能光靠法律手段來處理。筆者建議,政府與公益團體也可以搭建社區電台,加入空中行列,豐富老人家的日常生活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楊署長 就是疫苗最佳代言人【聯合報  2010.01.08】

就在楊署長感性落淚,復又鞠躬道歉,展現真性情、軟身段之後,疾管局打算找知名女星出面代言,顯得有些走回頭路。筆者呼籲,楊署長就是疫苗最佳代言人。

當家中蹦蹦跳跳的幼兒翻出櫥櫃裡的零食就要往嘴裡塞,看到一旁母親蹙眉抿嘴,小朋友會問:「媽媽,這能吃嗎?」這時母親須要解釋保存期限、營養成分如何, 適不適合入口?信賴的關係是一種氣氛與情緒,單靠語言文字經營不來,互動雙方的表情、語氣、姿態比符號數字透露更多,也更能爭取信賴。

楊署長落淚、鞠躬,展露一絲人文的風範、悲憫的同理心,這是比數字更能打動人心的表達方式。原本位居塔尖的冷峻官員走下台階,蹲在失去摯愛的民眾身旁陪伴他們走過哀傷,對旁觀者具有無比的感召作用。

若名嘴煽動真的妨礙接種,為什麼不親上節目解釋,安撫民心?不良事件頻傳,為什麼不主動前去關心說明?值此疫情未退、疫苗又惹爭議之際,要民眾挽起袖子讓陌生的針劑穿刺上臂,需要具備多大的信賴感?這是神聖的付託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署長眼淚VS.民眾安全感【中國時報 2010.01.07】

衛生署長楊志良接受質詢新流感疫苗問題時落淚了。這是楊署長統籌防疫工作來令人動容的一幕,如果能早點出現就好了。

     專家認為疫苗無虞,但施打率偏偏難以攀高,有人歸諸科學教育失敗、名嘴煽動所致,其實從心理學角度來看,民眾接受陌生疫苗的注射是一個帶有委身信賴意涵的動作,防疫官員應以更柔軟的心來感受民眾的疑慮才對。

     「群眾只有三歲年齡」,面對瘟疫來襲,疫苗又倉卒上路,欠缺專業知識的民眾如幼童,誰能信任誰又可疑,絕不是靠數據文宣能夠說服的。

     擔心疫情因為疫苗問題可能失控而落下男兒淚的署長,展現老臣謀國的忠誠、憂國憂民的至情,不就像護衛幼兒的大家長?這樣真摯情感的流露絕對會打動民眾的。要重建民眾對於防疫團隊的信任感,署長的眼淚絕對比冷冰冰的科學數據更能溶化民心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美牛公投 民意做後盾【聯合報  2010.01.06】

美牛修法三讀通過,明顯違背台美議定書,朝野正思考如何面對隨之而來的國際壓力。美牛案若能交付公民投票,政府未來與美方溝通時將更具備正當理由。

南韓的例子可資借鏡。二○○八年南韓政府宣布全面開放美牛進口以後引發政局動盪,數十萬民眾上街示威抗議,美國原本也老神在在,不願重新談判,後來南韓官 員在民意強力督促下硬著頭皮前往華盛頓找美方溝通。當美方官員再度表示牛肉安全是科學問題的時候,南韓貿易部長順勢拿出民眾抗爭的照片,指著黑壓壓的人群 說:「這樣的局面能用科學處理嗎?」美方後來只好讓步,限縮出口條件。

針對立院修法擋美牛,日前外交部長楊進添表示,未來與美方溝通的時候,可以訴求「同為民主國家的同理心」,問題是執政黨既有國會多數,馬總統又身兼黨主 席,美國人恐怕難以了解,行政立法部門為何無法整合?美方前官員日前也表示,難以了解何以連執政黨立委也支持修法擋美牛,所以說台灣的政治生態外人未必體 會,單靠修法恐怕不能說服美方。

至於公投的意義舉世皆知,屆時美方當能理解政府的立場。台灣人民雖未用暴力示威的方式反美牛,改以平和的公投更能完整展現民意,其效用不下於南韓民眾的街頭抗議。美牛公投能為政府的窘境解套,應樂觀其成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國光之外 讓疫苗多重選擇【中國時報 2010.01.02】

外界呼籲開放新流感疫苗廠牌選擇權,讓想打國光或諾華者如願接種,疾管局暫不考慮。這是緩打潮解套方法之一,衛生當局應慎重評估。

     筆者要提醒疾管局,目前國外疫苗產量已大幅提升,幾個月前供應吃緊、買不到進口疫苗的狀況是否還存在,疾管局有義務說明。如果國外已經買得到更多的疫苗,為什麼不能多花點錢讓想打進口疫苗的國人如願?

     為提升接種率,疾管局目前應該努力的,不是那些已經決定不打任何廠牌疫苗的人,而是對國產或進口疫苗有個別疑慮的人。這些疑慮不見得有客觀學理基礎,但如果只是多花點錢就能讓這些人放心施打,為什麼疾管局不考慮?

     如果有人因為疫苗廠牌的疑慮不敢接種,導致重症個案發生,疾管局難道沒有責任?疾管局擔心一旦開放選擇廠牌,怎麼對已經施打的國人交代?這固然難以啟齒,但,假使疫苗施打策略不能變通,在下一波流行高峰來臨前若未能獲致群體免疫,其後果恐怕更為嚴峻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