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210 (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核電傲慢vs.百萬傷亡【自由時報 2012.10.29】

 日本核能學者小出裕章來台提醒台灣人,依美國核管會(NRC)的模式估計,若核四發生災變,可能造成百萬傷亡,結果經濟部長反駁說,「言過其實,不知他怎麼算的?」既然不清楚人家的資料來源,又怎麼判斷言過其實?原委會主委更扯,不只斥責小出「胡說八道」,還說「美國沒有類似核四的機型,NRC怎會估計?將向美方查證有無相關研究」,連NRC有無研究都不確定,竟敢斬釘截鐵罵人,實在傲慢至極。

核四使用改良式沸水式反應爐(ABWR),美國的確尚未有這類機型在運轉,但南德州幾年前已決定興建兩座ABWR,美國政府有可能不做安全研究嗎?這幾年美方的核安評估,已採電腦軟體MACCS2模擬重大核災的健康影響,輸入參數就可得到數據,ABWR的開發商美國GE老早算出ABWR遭受外部事件(如地震)的立即死亡率與累計罹癌風險,送給NRC審核。

在這類安全評估裡,都取巧地以地震歷史資料來推估,因此死亡率都低於十億分之一,但超大地震一旦成真,機率的稀釋效應消失,死亡率就會暴增,這是小出推估核四災變規模的邏輯。

如果認為別人的說法不可靠,馬政府自己的數據何在?你們的「核電廠總體檢報告」有用MACCS2推估核四重大意外嗎?福島核災之後,全球核能人士都知道虛心面對質疑,只有你們還趾高氣揚,台灣人能放心嗎?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書 評-積極樂觀 真是萬靈丹?【中國時報 2012.10.27】

  好友近來在臉書推薦哈佛大學的「幸福課」網路課程,內容全是「感激」、「養成良好習慣」、「如何讓愛情持久」這類通俗勵志書常有的實用策略,我邊看邊感困惑,大學課堂為何教這些?直到讀了芭芭拉.艾倫瑞克的《失控的正向思考》才恍然大悟,原來這是目前風行美國的正向心理學。

     「正向思考」意指用樂觀積極的態度來看待自己、世界與未來,聽起來沒什麼不好,但艾倫瑞克親身體驗了「失控的正向思考」帶來的副作用。約十年前,她60歲時罹患乳癌,從獲知病理報告到接受手術化療,身心遭受折磨,焦慮、憤怒、憂鬱種種負面情緒接踵而來,她想訴說發洩,卻引來大批「粉紅絲帶」(乳癌支持團體)成員的皺眉反應,因為她們堅信「正向思考可以戰勝癌細胞」,「乳癌讓心靈昇華、是女人一生最好的禮物」,何需愁苦怨懟?

     艾倫瑞克感到荒謬,於是開始探究歷史脈絡。她發現正向思考起源於19世紀的「新思想運動」,此派人士受夠了強調辛勤工作、自我檢視的喀爾文教義(即新教倫理),轉而相信「只要取得精神無窮力量,就能掌控物質世界」的理論。當時美國社會盛行神經衰弱這種新興疾病,「新思想」聲稱能利用談話治療讓患者康復,逐漸吸引大批信眾。

     到了20世紀邁入工商社會,皮爾牧師寫了暢銷書《積極思考的力量》(世潮),並且馬不停蹄到各地宣揚正向思考,開啟了「激勵產業」先河,許多公司行號、機構組織紛紛請來口才便給的勵志演說家,以催眠式的口號、教練般的加油手勢,灌輸員工只要有乾淨明亮的思維,「連被解雇的絕望感都能管理」。甚至某些教會也採用了類似作法,揚棄苦難與救贖的故事,將佈道會辦得絢爛熱鬧。

     正向思考經過學術包裝就成了正向心理學。傳統的兩大心理學理論──精神分析與行為學派,偏重探討病態想法、負面情緒;正向心理學反其道而行,要脫離月之陰暗面,教導人們「更快樂」的方法。正向思考的「吸引力法則」說,「只要觀想渴望的事物,堅信不移,最終就能獲取」,這信條亦成了暢銷書《祕密》的主軸,吸引廣大讀者,連脫口秀名嘴歐普拉都極力推薦。

     2002年至2006年間,美國從網路泡沫與911事件復原,房價與股價飆漲,樂觀主義開始在商界蔓延。民眾以為房價只升不降,獲利可期,加上正向思考鼓勵大家「實現物質渴望」,於是連還款能力不佳的人都紛紛進行借貸,「把房子當成提款機」,十年之內二次房貸膨脹了數倍。甚至連一向冷靜的金融業也無免疫能力,雇用起勵志講師,灌輸交易員、分析師熱情與美夢。

     其實在2007年金融危機出現之前,早有部門主管提醒雷曼兄弟的執行長泡沫化的可能,但馬上被炒魷魚。經濟蕭條以後各界開始反思,負責把關的管理人、監控單位何在?後來才知公部門深信樂觀教條,評等機構亦因而掉以輕心,喪失踩煞車的功能。艾倫瑞克在《失控的正向思考》一書裡,即因此試圖將正向思考的罪過強化,以支撐「瓦解美國」這樣的書名副標,但金融風暴成因複雜,此部分立論稍嫌薄弱。

     艾倫瑞克是美國著名的專欄作家、社會評論家,擁有生物學博士學位,曾寫了不少暢銷書。在《失控的正向思考》一書裡,她從田野資料、歷史沿革到理論批判,層層鋪排,兼有記者的細膩眼光與社會學家的宏觀反思,寫作功力可稱紮實。中文版流暢可讀,譯者功不可沒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迷航署醫 忘記了老年照護【聯合報 2012.10.25】 
 署立新營醫院外包的安養中心發生大火,實在讓人困惑,為什麼署醫不自己經營安養中心?

一年多前署醫爆發弊案後,各界即呼籲,署醫應該轉型,改做長照體系的領航者,專注老年照護,一來台灣長照機構良莠不齊,署醫可起示範作用;再者民間醫療院所早已過剩,署醫沒有必要再與民爭利,但至今未見衛生署做出明確宣示。

新營醫院的定位,十幾年來一變再變,從SARS專責醫院、重症中心,一直到改設精神科病房,拿不定主意。此一狀況在署立醫院並不少見,一些經營不善的署醫,人事成本高,乾脆把閒置區域外包給私人,收權利金就好,放棄了「公醫使命」。

這次大火疑因同住安養中心老人縱火,該老人早有憂鬱症狀,安養中心可曾妥善安排相關醫療?如果由署醫自行經營安養中心,可直接照會醫院的醫生看診,必要時還可轉到病房住院,照護品質絕對可以改善。

然而不少署醫主管仍看不清這大方向,不知老年照護的重要。筆者在署醫工作,從事失智照護十餘年,幾年前原本醫院規劃設置失智之家,打算做出國內標竿,未料幾個月後換了院長,一上任就把計畫撤銷,改做一般醫療。

署醫每年拿國家預算,卻外包給私人經營安養中心,民眾繞了一圈,還是只能接受民間的照護水準,豈不矛盾?

 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張大春與莫言【自由時報 2012.10.21】

 一九八二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奎斯,以家鄉哥倫比亞的風土文物與傳說掌故為藍本,創作了小說《百年孤寂》,魔幻寫實技法震驚國際文壇,引來大批模仿者。一九八六年中國的莫言就在這股風潮下寫了《紅高粱家族》,而同年在台灣,張大春也以短篇小說《將軍碑》得到頂尖文學獎,雙雙崛起。有趣的是,兩篇小說不僅都師法馬奎斯虛實交錯的筆法,也都以中國抗日為背景,只是莫言人在中國,張大春卻是生長在台灣,從無實際的中國經驗。

張大春的才華絕不遜於莫言,但幾十年過去,莫言依舊以他所熟知的中國鄉村做為創作的沃土,產出源源不絕,但張大春老早找不到書寫的焦點,藝術能量像塗了太多麵包的奶油,逐漸稀薄。

莫言為什麼能擊敗村上春樹,得到諾貝爾獎青睞?他的作品,是虔誠的赤足踩踏在瘡痍的土地所唱出的田園之歌,與其說是他書寫高密東北,不如說是故土故人透過莫言的筆書寫自己,作品背後蘊含的生命力,豐沛到貫穿書頁,流洩而出。百分之百的中國。

以往到了此時,文壇總會自問台灣作家何以得不了諾貝爾獎?有人認為評審有偏見,也有人歸咎翻譯工作不足,其實都不是。台灣作家浪費了幾十年才知道必須專注於台灣、書寫台灣。七○年代曾有「鄉土文學」這樣的詞語,其荒謬程度可比「四腳馬」、「兩腿雞」。文學就是鄉土文學,脫離了土地與其上的人,是不可能產生傑作的,這是莫言得諾貝爾獎給台灣作家最好的啟示。

台灣作家什麼時候得諾貝爾獎?先寫出百分之百的台灣吧!像莫言寫出百分之百的中國那樣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談北監顛三倒四、胡亂轉院【自由時報 2012.10.08】

 幾個月前北監說「阿扁無任何精神科問題」,結果北榮公布阿扁罹患重度憂鬱症,須治療九個月到兩年;北榮做出診斷後,北監前一天說「不考慮送阿扁到精神病院住院」,第二天又改口說「北部精神專科醫院優先」;而北榮的正式報告都還沒交付,北監竟已強調「阿扁不符保外就醫」。一而再地顛三倒四!

北監說「十年來無重鬱症保外就醫案例」,但阿扁的重鬱症是一般的重鬱症嗎?重鬱症好發於青中年,阿扁六十二歲才初次發病,而且腦部磁振造影有明顯「大腦白質高訊號」,須考慮血管性憂鬱症,也就是腦細胞長期缺血、缺氧引起的憂鬱症。北榮雖然說阿扁不像有中風,但也不敢排除「腦白質點與憂鬱症的因果關係」,理由就在這裡。

血管性憂鬱症的特點,就是對於抗鬱劑的藥效比較差,特別是腦部結構與功能若已受損(北榮說阿扁思路清晰,但細微腦功能須經神經心理測驗方能偵測,記者會未公布此方面結果),吃藥也未必改善,因此國外對這類病患正試驗以反覆穿顱磁刺激(rTMS)來治療。其次是這類患者的腦血管已變得脆弱,將來發生中風、血管性失智的風險都會增加,必須密切注意心血管與認知功能。

北監硬把阿扁送北榮檢查,如今又要強制他到「北部精神科醫院」住院,一錯再錯。憂鬱症的治療,醫病關係非常重要,阿扁現有疑懼傾向,再胡亂轉院,是要他病情變重嗎?應讓阿扁選擇其能信任之院所接受保外就醫。監獄行刑法施行細則七十三條之七規定,保外就醫可在特定醫院住院為之,不會有「趴趴走」的問題,馬政府不要再亂扯了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要遏止家庭亂倫悲劇  【蘋果日報  2012.10.02】

新竹發生性侵女兒的加害人出獄返家當晚立即再犯的悲劇,顯示「家庭內性侵(亂倫性侵)」的防治有待加強。台灣的性侵害防治體系歷經十幾年來的實務操演、輿論監督,已有長足進步,以新聞中的案件來說,該名父親出獄前應已接受再犯危險評估,若無刑後強制治療之必要才能返家,接受社區追蹤輔導與治療。而為因應屢有加害人出獄,尚未向警察機關報到前便已再犯的狀況,也已採行「無縫接軌」方式,在加害人出獄前將案件移交地方政府。但事實證明,新聞中的家庭還是從防治體系的縫隙中掉落,原因或許就在於防治單位輕忽了家庭內性侵的相關危險因子。 
家庭內性侵以父親性侵幼女最常見。許多動物都已演化出避免亂倫的生物機制,人類更有社會道德約束,但亂倫性侵並不少見,台灣每年通報上千件父母性侵子女案例,而未通報的黑數更是難以估計。為什麼這些父母會做出此種難以想像的惡行?通常須考慮4種因素:加害人有無戀童癖?家庭內有無避免亂倫的機制?加害人尋找配偶的機會如何?是否有反社會人格?

被害人也應防治

文獻上一般認為亂倫加害人的再犯危險較低,易讓防治單位掉以輕心。事實上新聞中的加害人10年前性侵6歲女兒,須注意罹患戀童癖之可能(極難矯治);此次犯刑發生在加害人返家當晚飲酒後,而酗酒正是亂倫再犯的危險因子;加害人的妻子、兩個女兒都有智能問題,家庭內反亂倫壁壘脆弱,但防治單位竟讓其出獄當天立即返家,即使隔天立即啟動社區追蹤都已來不及,未免太過大意。
此案件凸顯家庭內性侵案的防治,須從加害人與被害人兩端同時進行,若家庭結構與功能不足,應讓兒女接受寄養安置,而非再與惡狼父親生活在同一屋簷下。 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