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屆 時報文學獎-百龍之島 【中國時報 2011.10.23】

世上確實曾經有龍,不信,來馬祖一趟,深入任何一座地下坑道便知。過了千萬年,龍身風化,龍魂散去,留下一座座龍穴,空掉的花崗岩龍棺。

 初春的馬祖多霧,前一晚才剛仰望晴朗的夜空,擔心擁擠的銀河掉落幾顆星星,頗有伸手護住頭頂的衝動,豈料,第二天清早醒來,整座島嶼已籠罩在白紗之中。起霧了,茫茫一片,能見度不夠,設備簡單的南北竿機場就得關閉,而像我這樣來馬祖出差幾天的旅人,行程全被打亂,離開的情緒橫遭斷電,只能釋放想像的鴿子,代替受困的身軀飛上青天。

 馬祖列島,大大小小三十六顆珍珠,迤邐海上,隊形如濺散的水滴,標誌著遠古地質事件。億萬年前,天搖地動的夜,熔岩破海射天,汨汨火紅,在頂空燃亮一朵血色之花,如神之怒,那年北半球因此出現一整季永晝;攝氏兩千度的岩漿灑落洋面,水汽蒸騰爆散,海平面瞬間下降數米,揭露冷凝成形的花崗岩諸島。

 世上確實曾經有龍,不信,來馬祖一趟,深入任何一座地下坑道便知。彼時,地球甫自創世的氫爆平撫,地殼薄如嬰兒囪門,海水滾燙如沸,唯天空適合龍族翱翔。當穿透南北極的縱貫斷層傾聽了誰的召喚,掀起十四級強震,逼迫埋藏地底的岩漿巨砲高射入雲,引來一陣腥風血雨,遂令飛龍折翼,裹著火衣墜落太平洋濱,像一尾尾下油鍋的炸明蝦。千萬年後,岩石冷卻,封凍了一百零八條好漢,從此潛龍勿用。又過了千萬年,龍身風化,龍魂散去,留下一座座龍穴,空掉的花崗岩龍棺。

 總面積三十平方公里的馬祖列島,以破紀錄的高密度承載了一百零八條坑道,是謂百龍之島。軍演的清晨,旅人的客居之夢被超重低音震裂了一角,說是實彈操練,半夢半醒之間,我卻以為自己聽到了地龍嘯吟,為那千古遺恨兀自悲鳴。醒來才想起,日前遊歷北海坑道,幽暗綿長的洞穴早已不見龍蹤,只有龍形拓印在花崗岩壁──那佈滿牆上的小坑凹,標誌著人力斧鑿的痕跡,千萬亮片在探照白燈之下閃爍,不正是一片片龍鱗?遠遠的洞口透著海面反照的亮光,豈非一雙眈眈龍眼,恆常看穿時空,注視著宇宙的起點?

 馬祖列島早已脫下軍服,一百零八條坑道卻彷彿遺失退伍令的老兵,依舊直挺挺地日夜站哨,等待永遠不會到來的敵人。事實上,馬祖從未有過戰事,當年多少艦艇進出龍腹,都只是演習,我因此不願稱她為戰地之島,寧可用神話來妝點她。比如,八八坑道貯存了五十萬斤老酒,那紅寶石的色澤、濃可黏口的液態,與神之體味的香醇,豈止瓊漿玉液,根本是一罈罈龍血。

 起霧了,又何妨?霧是島嶼宿醉未醒的囈語,彷彿好客的主人臉頰酡紅地說著:「再喝一杯老酒吧,是我教機場打烊的!」雲從龍,起霧了,或許逡巡在馬祖列島上空的百龍,想在我耳邊悄悄說些什麼呢!

 得獎感言

 我因支援離島醫療,到過馬祖數次。戰爭與和平,交會在優美的海中公園;自然與人文,匯聚於堅硬的花崗岩島。山風海雨,曉日夜星;天踞雄獅,地藏巨龍;沙灘如金,石屋懷古;更有香醇老酒、鮮美海鮮。馬祖的美,去過的人都稱道,但馬台交通受制於天候,離開的人多抱怨,請給馬祖一座夠好的機場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沈政男 的頭像
沈政男

沈政男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