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讓諾貝爾爬出墳墓的豎仔【自由時報 2012.12.09】

 明天(十日)本屆諾貝爾文學獎在瑞典頒發的時候,諾貝爾若地下有知,將會爬出墳墓,現身典禮,把獎牌從得主莫言手中搶回,因為他玷污了諾貝爾文學獎的精神。諾貝爾在遺囑裡說,「此獎頒給文學領域裡,在理想方向上創作出最傑出作品的人」,但莫言竟在頒獎前夕的記者會說,「中國的新聞檢查跟機場的海關檢查一樣必要」,這樣的人如何寫出充滿理想主義的文章?

譬喻是文學創作的靈魂,但把新聞檢查類比成海關檢查,是無知又卑劣的說法。依照莫言的邏輯,六四大屠殺也可等同於養雞場宰殺病雞爛雞、清除壞份子。莫言稍早甚至說,「言論限制或檢查對文學創作是好的,正可在敏感領域注入想像力」,由此可知他何以不願簽署釋放劉曉波的請願書,因為他認定這樣的拘禁「也是好的」。

莫言的謬論令國際文壇嗤之以鼻。二○○九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荷塔慕勒說莫言得獎「是一場災難」,英國小說家魯西迪則把莫言與另一位諾獎作家---蘇聯的蕭洛霍夫相提並論(蕭為戰後蘇聯文藝界的高壓政策辯護,並對自由派作家進行批判),不過是「共產政權豢養的豎仔」。

外界原本寄望莫言在稍後的得獎演說裡能澄清上述說法,但他在題為《講故事的人》的講稿裡,對中國箝制言論的惡行隻字未提,甚至在末尾迂迴地要外界不要多嘴追問,他說「當眾人都哭時,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;當哭成為一種表演時,更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。」意思就是我莫言不想隨你們這些異議份子起舞,不要再囉嗦了!難怪中國異議詩人野渡聽了莫言的致詞以後,批評他「就像娼妓堅持自己的服務是乾淨的」、「文學上或有優點,但做為一個人,他是個懦夫」。

莫言的魔幻寫實技法,乃師法哥倫比亞小說家、一九八二年諾獎得主馬奎斯,但馬奎斯在文學創作之餘,更在七十年代介入了拉美的左翼運動,成為政治活躍份子。不碰政治議題的創作者都是墮落的,尤其身處高壓統治的環境裡,更沒有噤聲的權利,否則只是可有可無的三流文學家。馬奎斯敢寫《獨裁者的秋天》,諷刺拉美政治魔頭,莫言呢?只會向當局磕頭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沈政男 的頭像
沈政男

沈政男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