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fined

失智友善社區該怎麼做
◎ 沈政男

一位失智阿公有一天獨自溜出家門,走進附近超商,東翻西找後拿了一包一百多元的冷凍香腸,夾在腋下,隨後大剌剌從店員面前走過,直接走出大門,這時,店員趕緊叫住阿公,並報警處理。結果阿公當晚在警局過了一夜,第二天檢察官開庭,家屬拿了診斷書過來,才放走阿公。

另一位失智阿公在外遊蕩半天,肚子餓了,看到路邊有麵攤,便走進去叫了一碗麵與兩樣小菜,總共八十元,吃完以後打了個飽嗝,起身就要離開,這時,老闆娘叫住阿公說還沒付錢!阿公在褲袋東摸西掏,空空如也,老闆娘只好報警,警察來了一看只有八十元,便自掏腰包幫忙付錢,讓阿公離開了。

上述都是真實案例,何者處理正確?都對也都不對!因為都沒考慮到,如果有一天,滿街都是順手牽羊、吃飯沒錢付的失智老人家,這樣的方法還適用嗎?衛福部估計,二○三○年台灣將有四十七萬失智人口,相當於一個縣市,屆時即使有再多警力,都無法處理這類問題,因此必須倡導失智友善社區,也就是社區內所有民眾、家庭與機關行號都須熟悉失智照顧技巧,並一起營造一個適合失智長者生活的社區。

怎麼做?商家一看到老人家順手牽羊拿了一些日用品,就應想到老人家可能心智出了狀況,這時應該協助通知家人前來處理,而不是報警。如果是附近社區的老人家,每天來拿一瓶醬油不付錢,就讓老人家拿,到了月底再請家屬把三十瓶醬油拿回來換其他商品就好。要有這樣的概念,必須台灣隨處可見的超商與小吃店都來上失智課程,尤其是連鎖超商,應把失智友善社區列為員工訓練課程。

失智老人家表現出干擾行為,大都因照顧資源與照顧技巧不足,因此「長照2.0」必須在失智照顧投注更多資源。目前政府在各縣市籌設失智共照平台,可有效整合失智照顧各環節,但這只是一個行政組織,還須搭配充足的現場照顧人力與資源,才能發揮效果。比如目前台灣雖有兩百多個日照據點,但裡頭的活動大都只是一般康樂性質,應讓工作人員接受失智照顧專業訓練,才能提供吸引失智長者的活動,免得他們在社區趴趴走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沈政男 的頭像
沈政男

沈政男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