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技產業戰略 也要檢討【聯合報 2011.12.13】

宇昌案該檢討的,不只是政府投資流程的管控,更牽涉台灣生技產業的戰略,朝野除了揭弊的攻防以外,更應將對話導向政策論述。

從事醫療行業,最遺憾的事之一,就是在每天翻閱的厚厚一本藥典裡,沒有一種是「台灣製造」。韓國的生技產業起步比我們晚,卻已有四種新藥獲美國FDA核可上市。

沒有開發、生產新藥的能力,不只浪費了台灣自豪的生醫人才、放棄了大好的產業選項,更是國人健康的損失。例如,B型肝炎號稱國病,在西方少見,對人家來說不是研發焦點,不會挹注太多資源,為什麼台灣不能傾全國之力投入研發?

宇昌投資案應看成近年來,台灣在藥品研發上急起直追的努力之一。新藥的開發充滿風險,台灣資本家不熟悉,資金募集並不容易。新藥研發是高科技、大資本、跨國性事業,整合產官學十分不易,若拘泥於行政流程,極可能錯失良機。朝野與其聚焦於追查個中瑕疵,不如展現格局,探討宇昌案中當時政府投資策略的良窳。

全站熱搜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