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當掉 吳當掉 馬當掉【自由時報 2011.01.06】

念醫學院的人都讀過楊志良寫的《生物統計學》,不少人曾在這門課補考、重修。如今風水輪流轉,楊署長自認在「健保改革」這一科得到七十五分,然而醫界熟悉健保制度的人恐怕都要說一聲:楊署長,這次換您被當掉了!

二代健保規劃耗費多少行政成本,版本竟能說變就變,一夕翻盤。許多醫療人員這幾年都曾被主管抽考:二代健保的特點為何?當初的正確答案—「改以家戶總所得計費」,在「四不像健保」出爐以後能得幾分?不被當掉才怪!

馬 政府的官員說,「國外的家戶總所得制仍有爭議,未必適合台灣」,實在不用功!日本健保多年來以家戶為計費單位,費基涵蓋所得、資產稅、家戶費與眷口費,既 包括勞動所得也計入資本所得,卻無虛擬所得與懲罰單身的疑慮,公平又合理。明明有範本可抄,卻還要自己亂發明,難怪被當!

然而害楊署長被當的人,不是專家學者也非立委,而是幕後的馬總統!從美國的經驗可知,健保改革茲事體大,國家領導人必須出面整合民意,承擔成敗,但獨攬黨政大權的馬總統卻躲在後台看熱鬧,任憑行政與立法部門鬥法也不現身。

馬總統號稱完全執政,權力不下於獨裁時代的強人,但改革魄力卻成反比。健保改革零零落落,這麼迫切的任務都無法達成,未來的長照、十二年國教能有什麼建樹?等著被當掉吧!

全站熱搜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