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馬筆下的特洛伊城,長期以來被認為是虛構的創作,只有七歲的德國小朋友施里曼相信這世上真的發生過木馬屠城記。長大後從事貿易有成,他沒有忘記兒時志向,獨自組織了考古隊前往土耳其,在一八七三年挖掘出讓專家目瞪口呆的古城遺址。

日本考古界一向以為日本在繩紋時代以前,也就是舊石器時代,無人居住,但八歲的相澤忠洋沒有這樣的成見,成年後經營納豆生意之餘,他走遍日本探查史前遺址,終於在一九四九年在群馬縣發現改寫教科書的岩宿遺跡。

工作已經很忙,何以兩人還要從事考古?因為能夠印證神話與傳說為真,可以延伸人類的歷史;從地底挖出古蹟,也有尋寶的樂趣;而看著幾千年前的骨骸與文物就躺在自己腳下,一種孺慕與依偎祖先的溫暖感受不禁油然而生。

最近中國與台灣的考古學家,在青海省發現大洪水的遺跡,而測定以後發現,其發生年代剛好與史書記載的大禹治水非常接近,等於首次用考古學方法提供夏朝存在過的間接證據。不曉得這些學者,是否小時候就相信大禹治水不只是傳說與神話?

台灣最早的史前人類化石左鎮人,不久前被翻案,存在年代從三萬年前縮短到三千年前。台灣的施里曼與相澤忠洋何在?祖先們正躺在地底,等著從小立志的考古學家,前去協助他們重見天日。

全站熱搜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