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店街騎樓地板高高低低,還被貨品與車輛占掉大半空間,連一般人穿行其間都可能絆倒或碰撞,更不用說盲人了。

好不容易由導盲犬帶領,穿過宛如障礙賽場地的街道,來到公車亭,誰知一上車,馬上被一位乘客斥喝:「你怎麼可以帶狗上車?」

下了車,來到一家私人公司應徵總機人員,等了幾個小時輪到面試,主管別的不問,劈頭就是一句:「這裡不是按摩院,這工作恐怕不適合你。」

台灣有十幾萬視障人士,其中有多少盲胞,每天過著這樣的生活?一位從小失明的國小女同學,最近獲頒總統教育獎,但她當年要讀幼兒園時,媽媽找了五十所學校都被拒絕,由此可見盲胞處境。

同學寫作文,常引用海倫凱勒克服視障與聽障,奮發向上的故事,然而分不清白天黑夜的滋味,不是明眼人可以體會。在所有身體障礙裡,許多人最害怕的,就是眼睛看不到。

隨著社會福利進步,台灣盲人生活逐漸獲得改善,但還有值得努力之處。在國外,盲人由導盲犬帶領,可以獨自搭車轉車,行動與一般人無異;盲人從事法律、醫療與社福等工作,並不少見;公共設施也普遍配置視障導覽裝置與志工。

讀完這篇文章以後能否想到,多少視障同學從來沒看過國語日報?如果每個人可以把生活中的色彩,分一些給盲胞,這世界會變得更美麗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沈政男 的頭像
沈政男

沈政男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