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戰後期,納粹鐵蹄踏遍歐洲,軍警伸出魔爪扼住平民喉嚨,將他們拖往位在德國與東歐的集中營,連老弱婦孺都不能倖免。

集中營裡的生活如何?惡名昭彰的波蘭奧許維茲集中營,入口掛著大字:「勞動建造自由。」能工作的做到倒下為止,沒體力的送往毒氣室,電影《美麗人生》就描繪集中營裡一名父親,即使身處人間煉獄,依然為愛子營造天堂幻象的故事。

「我們在空中鑿出一個墓穴,那裡寬闊可躺」,保羅策蘭的詩寫出了集中營的可怕。受難者大都是猶太人,他們從歐洲各地被載往波蘭古城克拉科,以為即將展開新生活,未料火車轉彎,繼續駛往奧許維茲,電影《辛德勒名單》便忠實復刻了這段場景。

克拉科猶太教堂有面受難紀念牌寫著,「泥土勿覆彼等血液」,語出《聖經約伯記》,意指讓他們的哭嚎永無歇息之處,可見多麼悲痛。

近代德國出過康德、歌德等人文巨擘,也培養好多傑出科學家,但文明發展的結果卻是誕生了納粹。阿多諾說,「奧許維茲之後,寫詩是野蠻的」,因為思想與藝術無法阻止人類走向自我殘殺之途。

對德國人與猶太人來說,納粹符號與手勢標誌著難以承受的恥辱與創痛,因此不願世人再度使用,而國際也都能理解。台灣同學若能補強相關認識,就可興起同理心,不至於再誤觸禁忌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沈政男 的頭像
沈政男

沈政男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