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銀行的研究顯示,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的抽菸人口,都以貧窮族群居多,而低社經階層的抽菸人口比例,是高社經階層的兩倍以上,台灣當然也不例外。由這個觀點來看,提高菸稅捐不啻是徵收「窮人稅」。

蔡英文總統在競選期間說,要以開徵房地合一稅與提高遺贈稅等「富人稅」,來挹注長照財源,但為什麼行政院會近日通過長照服務法修正案,卻以提高菸稅捐這樣的「窮人稅」做為長照最大稅收來源?

目前採行稅收制長照的民進黨政府,當初反對保險制長照的理由之一,就是保費大都來自受薪階級,形同徵收「窮人稅」,如今事實證明,採行稅收制不只不能「劫富濟貧」,還可能比保險制從低社經族群口袋拿更多錢。當初民進黨還說,起頭先徵集一年三百多億元,再視長照需求提高額度,但從這幾個月東拼西湊才勉強找到財源來看,未來恐怕翻箱倒櫃也難以再擠出多餘稅收。

稅收制長照要成功的先決條件,是稅基夠大夠穩,偏偏這正是台灣最弱之處。反觀長照保險,只要每人多繳交健保費的十分之一到五分之一,全國一年就有六百億到一千兩百億元長照財源。長照保費大家都繳,因為照顧老人家是所有為人子女者的責任,而非推給抽菸族群。在台灣,稅收制長照只能當成過渡做法,幾年後必須以長照保險取代,才是長遠之計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沈政男 的頭像
沈政男

沈政男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