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露西亞詩人、一九九二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德瑞克沃柯特,最近以八十七歲高齡過世,他從小喜愛讀詩寫詩,可說一生徜徉在詩的世界裡。

詩何以迷人?「在高山城鎮,從聖法蘭多到馬雅奎茲,相同日出擾動了帶羽的藤矛,一直到半島的公路」,沃柯特在他的鉅作《奧美羅》裡,深情謳歌加勒比海島國,將故鄉與同胞寫進了史詩之中。

詩不只可以承載情感,也透過巧妙的譬喻與精煉的語言,為讀者描繪彩筆與相機難以傳達的意境。「一陣風正撫摸非洲這隻褐貓,基庫育人,迅捷宛如蒼蠅,吸取原野的血脈」,沃柯特的〈來自非洲的遠呼〉,勾勒出了殖民地的慘狀。

詩更有宛如音樂的節奏。「那一刻將會到來,當你,昂揚振奮,迎接你自己抵達自己的門口,在自己的鏡子裡,彼此微笑歡迎彼此」,這首沃柯特的〈愛過之愛〉,讀起來是不是有一種字詞來回撞擊的韻律感?

很多兒少喜歡讀詩,但也有不少人覺得詩很難懂,敬而遠之,其實初學者可以請老師挑選比較淺顯的作品,反覆吟詠,並發揮想像力與感受力,慢慢進入詩人建構的世界。

讀詩有了領會,便可以開始寫詩。沃柯特的第一首詩在十四歲才被刊出,有許多兒少年紀更小,便已攻上副刊版面,只要持續努力,說不定將來台灣也可以出現像沃柯特這樣的大詩人。

全站熱搜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