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壹週刊【沈政男觀點】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undefined

 

賴清德當上行政院長後,台北市長柯文哲受訪時表示:「我是扁鑽,他是長刀。」這句話雖然意指兩人行事作風不同,一個明快、另一個謹慎,但似乎也透露了一些暗自較勁的意味。

柯文哲自視甚高,放眼台灣政治人物,可以讓他佩服的大概只有蔣渭水,至於還在世的活人,他幾乎不放在眼裡。他曾說,「我比陳水扁聰明,跟沈富雄差不多,但沈富雄因為太聰明……」,意思是我最聰明,但又不會太聰明,完美!至於賴清德,柯文哲大概也不會認為他比自己聰明,於是對他的最大印象便是:「他很拘謹,吃飯三小時,可以一直坐三分之一板凳。」

然而不管柯文哲有沒有把賴清德放在眼裡,柯文哲若想要在政壇更上一層樓,賴清德現在已是他必須放在眼裡的頭號競爭者。

很有趣,兩個醫生,一個外科一個內科,一個在鏡頭前咧嘴搔頭毫不在乎,另一個永遠西裝筆挺頭髮中分,卻都不約而同離開醫業,投身到政治領域來。

這是巧合嗎?當然不是。就好像三十年前的長扁對決,謝長廷vs.陳水扁,象徵了以律師為代表的法政人士,崛起於即將解嚴的台灣政壇,而當今的另一種長扁對決,長刀與扁鑽的對決,亦即賴清德vs.柯文哲,也意味著以醫師為代表的非法政人士,能在網路時代的台灣政壇占有一席之地。

李登輝最近說,「醫生的時代已經來了」,這是什麼意思?一、不是法政專業背景的人,也可以獲得人民信賴,授予權柄;二、人民為什麼把目光投向非法政人士?因為對現行政治生態已經厭倦;三、不曾在政壇泥巴堆裡打滾的人,為什麼可以迅速竄起?因為網路已成虛擬的公民論壇,只要能在網路上獲得支持,選票大概就不成問題。

很巧的,賴清德與柯文哲都是1959年出生,就讀大學時都對政治尚無興趣,而且都在1994年前後才逐漸參與政治。當時,賴清德幫陳定南選台灣省長,柯文哲幫陳水扁選台北市長,沒多久賴清德自己跳下來選國大代表,但柯文哲則是繼續在醫院裡保持對政治的關注。柯文哲說自己明快,而賴清德謹慎,但若從兩人從政的過程來看,其實賴清德的動作比較快。

當然,先上車不一定先到站,雖然柯文哲很慢起步,但他爆發力驚人,一下子就當上首都市長,不像賴清德一步步從民意代表爬上權力頂峰。兩人最大的差別,除了政治性格以外,就是政治歷練。柯文哲從政時間仍短,雖然在世大運表現不錯,未來仍有許多考驗等在前方。

柯文哲與賴清德體察民意風向的嗅覺都十分敏銳,但柯文哲似乎又多了天生的第六感,而且調整能力十分驚人,才能讓他一直享有宛如政治吉祥物的廣大歡迎。賴清德雖有「賴神」封號,但也可能讓人敬而遠之。

柯文哲政治性格的最大問題是過度自信與自大,但這一點在他就任台北市長以後已有明顯收斂。人的性格幾乎不可能改變,但從政宛如演戲,該怎麼演就要那樣演,不能把私底下的性格完全搬到政治舞台上來。就這一點來說,賴清德的調整能力遜色一些。連柯文哲都看得出賴清德很「ㄍㄧㄥ」,如果賴清德能脫下心裡那套西裝,與弄亂那頂中分頭(注意「心裡」二字),那麼揮灑空間將會更大。

文章標籤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

恭喜賴市長!

請時時以人民為念,處處以台灣為念,做一位最好的行政院長!

「對蔡英文來說,找賴清德當閣揆或許是一個痛苦的決定,但既然讓人家來了,就要放手讓他好好做,不要再像面對林全一樣,用宛如五根線的五大政委在後頭操控。」

全文連結如下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ngnews/forum/345320

 

 

文章標籤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高中國文的文言文課文比例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成為社會爭論話題,有人因此說,「怎麼過了幾十年了,還在吵這議題?」其實從胡適在1917年發表〈文學改良芻議〉一文算起,白話文運動已經進行了一百年,而且早已有了結論:「我手寫我口。」也就是嘴巴講什麼,就用筆寫下來,那才是進步的文章,也就是白話文。

一百年後的台灣,已經幾乎沒人在寫文言文了,現在的爭論焦點變成該不該「我口讀我手」,也就是讓中學生不要再讀那麼多古人寫的文言文,而是要讀當代人寫的白話文。

答案其實也很明顯:「當然應該我口讀我手!」事實上在中國本土,從1949年中共當政以後,就以白話文做為國民教育的主要語文教材,而這樣的做法,跟簡化漢字出自同一思維,也就是「讓中文變得更好學,才能讓更多人學好中文。」然而台灣當政者為了以中國文化繼承者自居,從1949年以後就以文言文做為台灣國民教育的主要教材,一直到近二十年政黨輪替以後,文言文比例才逐漸降低。

現在反對降低文言文比例的人,有其教育或文化理由,但當年的國民黨政府,就是為了政治理由才硬塞那麼多文言文教材在台灣人腦子裡。同樣的,現在台灣有些人要求降低文言文比例,是為了「去中國化」,才會想拿蔣渭水與其他台灣人寫的文言文來取代韓愈、蘇東坡的文章,其實這是錯誤的做法。

文言文,不管是中國文言文,或者台灣文言文,都不適合做為台灣國民教育的主要語文教材。將高中文言文比例由現行45%-55%降到30%,是進步做法,但拿蔣渭水來換蘇東坡,是錯誤的。既然要讀一小部分文言文,就讀最好的文言文。

前面提到中共努力讓中文學習變得更容易,但在台灣,當政者卻是反其道而行,讓中文變成世界最難學習的語文,而方法就是一、保留繁體字,二、使用文言文教材。台灣的高中國文是全世界最困難的語文教材,多少台灣學生必須花費龐大時間心力來學習,因而犧牲了學習白話文與其他語文的機會?這是反對降低文言文比例的人經常忽略的論點。

反對降低文言文比例的人說,「美國中學也教《莎士比亞》,為什麼台灣不能教文言文?」問題是《莎士比亞》是現代英語的發軔,時代相當於中國明朝,但美國中學生必須讀古英語經典《貝奧武夫》(相當於唐朝)嗎?

喜歡文言文的人說,「它是漢語的淬煉藝術」,其實文言文的產生有兩個中國人自己無法控制的因素,一是古代紙筆獲得不易,因此必須寫精煉文句,二是中文是表意文字,與發音脫離關係,才能寫成如此精簡的文句。有些人說文言文是古漢語,這是錯誤的,以人腦的結構來看,不可能用文言文說話;文言文從最古早就是一種書寫符號,跟口語脫離了關係。文言文跟口語脫離了關係,而且必須投入大量學習時間與心力才能掌握,是這個書寫體系的先天自限。一種文字,越多人學會,生命力才會越蓬勃旺盛,反之則勢必滅絕,而要阻止滅絕,就只能靠政治力量。

那些反對降低文言文比例的中文教授與老師,有個沒講的理由是,他們看不起、不放心白話文。「自己看都能懂了,何必教?小學生都會寫的文體,能算經典嗎?」這樣的看法,就是讀太多文言文的後遺症。當代台灣白話文學,已經雜揉了文言文、白話文、日文與英文等各種語文的句法與文學創作手法,其複雜度與藝術性,早已超越了文言文。新詩就是最好的例子,但偏好文言文的人,普遍不懂、不讀新詩。

有人說,「學文言文可讓白話文變好」,這樣的講法就如同「學鋼琴可讓小提琴變好」,或者「學水墨畫可讓油畫變好」一樣沒有根據。要讓白話文變好,最好的方法就是學習更多白話文,而非把時間心力耗費在文言文。中國的文言文經典確實是人類文化寶藏,但文言文已構成親近障礙,應翻成白話文,讓台灣學生方便接觸。比如《史記》若翻成白話文,放在國文課本,恐怕老早像武俠小說一樣,被台灣學生搶著到圖書館找大全集來看了。

 

原文連結如下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ngnews/forum/341868

 

 

文章標籤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

世大運開幕典禮因反年改團體在外頭抗議,導致各國選手無法進場,一時之間場面極其冷清尷尬,隔天台北市長竟然因此在說明記者會上,氣得用粗話大罵反年改團體。

柯文哲的粗話一罵出來,馬上博得網友大讚大推,或許因此讓他對自己的罵人之舉更有信心,竟然又在第三天,當一位網友在柯文哲個人臉書上質疑他理應管控場面,而非事後用粗話罵人時,毫不猶豫地親自留言罵回去。

柯文哲這兩罵,雖然自己罵得痛快,網友也普遍稱頌,但這樣的舉動,跟那位在網路上以爆粗口評論時事而聞名,綽號「館長」的網紅,有何不同?

那些按讚與推文,或許可以發洩一時情緒,然而當賽事結束,激情冷卻以後,恐怕無法轉移市民對柯市長治理能力的質疑。柯文哲身為台北市長與世大運主辦人,手下握有數千名維安警力,為什麼無法預防、阻止與即時排除抗議團體的干擾?反年改團體事先已經預告將會到場抗議,而且典禮進行流程與動線也都可以掌握,竟然還是無法讓各國選手安心走進會場。事實上經歷過大型示威遊行場面的人都知道,如果警力與裝備足夠,要在短時間內強力排除干擾,並非難事,顯然柯文哲及其團隊並未料想到這樣的劇本,而且應變能力也不足。

至於反年改團體選在世大運開幕典禮進行抗議,固然是「不顧國家顏面」,但一般沒有公權力的人可以這樣指責反年改團體,柯文哲卻是不宜。事實上連行政院出面譴責反年改團體,都應謹慎,否則以後所有示威遊行,是否都必須事先過濾「顧到國家顏面」與否?

以柯文哲的人文與社科涵養,很難期待他能做這樣的思考,但至少要從台北市長與世大運主辦人的高度,把一切成敗責任攬在身上,而非學網紅爆粗口來發洩情緒。

做為一個政治素人起家的市長,柯文哲上任以後,有一度經常公開罵人與爆粗口,那是沒有經過修飾的柯文哲慣有的表現,後來在輿論與市民的調教之下,他有了收斂與修飾,好長一段時間不再講粗話與亂罵人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他這次在記者會開罵,即使不是事先擬好草稿,至少也估量過可能引發的效應。

柯文哲與網友對罵的留言貼出後,台北市府沒人勸他刪掉,反而是發言人趕緊出來證實乃柯市長本人的留言,一副唯恐網友不知的模樣。有人說,「因為是市長留言,所以沒人敢刪」,問題是有沒有人敢出面勸他自己刪掉?是不是敢說真話的人都已被他罵走了?

世大運辦得好不好,是柯文哲2018能不能連任的關鍵因素之一,先前因為大巨蛋,讓柯文哲的民調支持度掉了不少,如今開幕典禮又出了包,當然會心急。只是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,一個市長該不該用粗話罵抗議團體,該不該在網路上與網友回嘴對罵,柯文哲得要想清楚。

原文連結如下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ngnews/forum/338638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2018縣市長選舉已經開跑,民進黨內有意願者紛紛表態,相互廝殺,但國民黨內卻是面面相覷,不曉得要派誰去打硬仗,只敢私底下放耳語。最近傳出主席吳敦義與新北市長朱立倫兩位大老,可能投入2018北高市長選舉,但消息曝光後,兩人卻又分別否認。

不打沒把握的仗,一般來說當然是對的,但國民黨正處在危急存亡關鍵,如果2018沒有具體斬獲,不要說朱吳兩人別想有2020、2024,恐怕整個黨都要落入長期在野的境地。

看看現在的國民黨,多麼被人看扁。台中市長林佳龍上任以來,政績與施政滿意度民調都只是還好而已,而且不少政績都是承接前任胡志強留下的規劃,卻能在2018的連任民調裡,領先國民黨的老將盧秀燕與中生代形象牌江啟臣,將近兩成之多,難怪林佳龍不理會潛在對手的酸言酸語。

再看台南與高雄。當台中與台北都有2018國、民兩黨對壘的民調出現,這兩個深綠都市,至今卻只有民進黨內的支持度民調,因為國民黨的人選還不曉得出生了沒。為什麼國民黨這麼怯戰?民進黨的台南與高雄接班人選,實力無比強大嗎?恰恰相反。民進黨內有意角逐2018台南與高雄市長的人選,目前加起來有十幾位,請問哪一位的格局與才幹,比得上賴清德與陳菊?民進黨在台南與高雄可用「一代不如一代」來形容,但國民黨在台南與高雄卻是斷了香火。

台中、台南與高雄的2018一役,國民黨雖然已經無望,還是必須全力應戰,一來不能讓國民黨在這幾個地方輸得比2014還慘,再者也要栽培新星,徐圖未來。所以說國民黨2018在高雄若有更好人選便罷,如果沒有,讓主席吳敦義回鍋參選,不失為振奮黨員鬥志的好招。

至於新北市長朱立倫,當然必須投入2018台北市長選舉,與柯文哲好好廝殺一番。柯文哲一年前施政滿意度民調低迷,氣勢收斂不少,近來眼見施政民調回升,而且在連任民調裡拔得頭籌,又開始耍嘴上功夫。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長以來,政績平平,但他擅於利用選民,尤其是年輕族群對藍綠兩黨與傳統政客的厭惡,藉以塑造自己的反差形象,幸運地將自己從民調崩盤邊緣救了回來,然而比起2014,他顯然無法再捲起旋風,而這正是朱立倫可以在2018台北市長選舉民調上威脅他的原因。

衡諸2018的六都選舉,賴清德若不選新北市,那麼侯友宜很可能接棒成功,為國民黨保住一席,但若賴清德出馬,恐怕國民黨會丟掉唯一的地方堡壘。由此可見,2018台北市長一役,對有可能勝選的國民黨有多麼重要了。目前國民黨最有勝算的人選就是朱立倫,如果屆時沒有更強人選,他當然應該披掛上陣。

朱立倫若不選2018台北市長,可以用「一錯再錯」來形容。一錯,指的是他不該在2016,在講了絕不參選那麼多次以後,最終又投入總統選舉,讓他好不容易累積的政治光環,一下子褪色許多;再錯,指的則是朱立倫能在2018台北市長選舉民調裡威脅柯文哲,代表他的政治光環至少在台北市還沒消失,甚至在全台灣也有回升的跡象,如果不把握這樣的人氣,好好展現為黨為民打拼的氣度,只怕2020或2024,也不會有他的舞台。反之,若朱立倫能在2018攻下台北市,而侯友宜也能保住新北市,那麼國民黨重回中央執政的機會將大大增加。

原文連結如下:
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ngnews/forum/335738

 

 

文章標籤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