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師交代的寒假作業是訪談祖父母後為他們寫一篇傳記,但玩了三個禮拜都沒動筆,眼看隔天就要開學,只好跟爸媽求救:「你們是阿公阿嬤的小孩,最了解他們,拜託幫我寫啦!」

化學實驗課做酸鹼滴定,幾瓶藥水混來摻去,別人的試紙都變色了,只有自己原封不動,實在太丟臉,交報告前只好動動手腳,把數據改成跟大家一樣。

喜歡一位女同學,經常看她的臉書,發覺她愛好文學、追蹤作家,還不時給班上的作文高手按讚,但偏偏自己文筆不佳,於是靈機一動,把網路文章複製、貼上,當成自己的作品,藉以博得對方好感,

以上所述,是不是現今不少同學常做的事?求學時代這麼做,可能沒被發現,而即使曝光,也可能只被師長叨唸幾句,不痛不癢,於是始終認定,這些舉動並非殺人放火,沒什麼大不了。

或許就因這樣的心態作祟,近來竟然有醫生與教授,想要發表論文卻自己不寫,而是花錢找人代為掛名,或者明明實驗做不出頭緒,卻東拼西湊,假造結果。事情被揭發以後,這些人馬上身敗名裂,甚至有醫生因此羞愧自殺。

學業成績、學術地位名列前茅,誰人不愛?但無論寫作業、做研究、搞創作,誠信是最基本的守則,一定要親力親為,有幾分成果就做幾分發表,否則一旦染上造假污名,恐怕就難以翻身了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