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籍看護在台灣遭雇主性侵事件,主因在於她們廿四小時待在雇主家,給了不肖雇主可乘之機。解決之道是改成上下班制,但對有嚴重「外籍看護倚賴症」的台灣社會,至今仍然不願正視此問題。

一個知恥社會應能自省,台灣的外籍看護體制,其實就是變相的蓄奴。要終結這樣的現象,只有一個方法,那就是建構夠大夠好的長照體制。

台灣社會過去因為沒有長照概念,以為找個廉價移工整天陪伴就叫照顧,才會引進廿幾萬的外籍看護,導致後遺症愈來愈多。

外籍看護改成上下班制後,一來有委屈可即時申訴,再者也可避開與雇主的過度接觸。只是這樣的改革,必須先找到充足的長照財源,提供本國看護就業誘因,才能逐步取代外籍看護。

台灣一年花在外籍看護的費用超過四百億,而以本國看護的薪資來計算,至少要乘以三倍,也就是一千兩百億,才能取代相等的工作量。然而蔡政府的稅收制長照至今只找到三百多億元,而且是東拼西湊才湊齊。

一個不願正視「外籍看護倚賴症」的政府,不只輕忽老年福利與移工勞動權益,更讓台灣社會繼續沾染上蓄奴的汙名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沈政男 的頭像
沈政男

沈政男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