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官還在戒嚴【自由時報 2011.05.26】

 南港高工學生擬在校內舉辦「反六輕遊行」,遭南港分局與學校教官聯手恐嚇。這件事表面上反映了教官必須退出校園的老問題,但更讓人憂慮的,是凸顯出獨裁專制的幽靈並未完全遠颺,反而依舊盤據在某些人內心,藉著他們的手繼續戕害台灣的下一代。

為什麼學生只是在臉書上號召同儕關心環保議題,就會被分局情報組關切,被教官冠以「鼓動學潮」的罪名?說穿了就是黨國體制的舊思維作祟。解嚴已多少年了,台灣看似走向民主,實際上那些人卻還留在原地,緬懷昔日軍隊與警察統治之下的秩序與規律。

在正常的民主國家,學生願意關心社會議題,學校師長展開雙臂歡迎都來不及,怎會祭出如此反教育的鐵腕手段?這不是單一現象,據統計,台灣有許多大學都禁止學生參與集會遊行,這些學校的師長們,把自己內心對於白色恐怖的記憶與情緒,投射在學生身上,真是悲哀。

台灣的國家機器裡,還存在多少這樣的戒嚴餘毒,恐怕超乎台灣人想像。不要以為政黨輪替過了,那些控制人民的下三濫手法就會一掃而空。但就因為這樣,年輕一代更要無懼地對付這些逆流,傳承台灣人的抵抗精神。

全站熱搜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