願不願意捐出大腦?【自由時報 2014.05.26】

台灣北捷案的凶手鄭姓大學生在犯案後說「殺人後很舒坦」,這句話聽起來刺耳,卻是了解這名冷血殺手犯案心境的關鍵途徑。

「很舒坦」代表犯案前有一股衝動,像鞋子進沙一樣,反覆在腦海浮現,驅使自己做些什麼來解除不適。這股張力的本質為何,目前不得而知,但國外研究顯示,這類大規模凶殺案的凶手,大都在心中長期潛藏了自殺慾望與殺人衝動兩種張力。

一般殺人案行凶,大多肇因於恨意與憤怒,當情緒累積到極點,只能尋找出口,而一旦受害者倒地,殺人衝動消解,便會罷手。但許多大規模凶殺案的凶手,藉由犯罪手法,間接讓自己死亡,亦即犯案動機源於自殺慾望。

既然如此,何以凶手不自我了斷,還要找人陪葬?美國研究發現,這類凶手經常崇拜電影或電玩中的反派角色,或許希望藉由殺人來改造自我形象,甚至出名。當然也有人不敢自殺,希望「靠著警察自殺」,而做出必須大規模濫殺的結論。

美國曾有大規模凶殺案凶手,槍決前捐出大腦,希望科學家找出連自己都困惑的暴力衝動。北捷案鄭嫌老早有厭世與恨世的想法,但家人與師長從來不知,台灣社會應試圖了解,何以這名年輕人必須採用這樣的行動,才能第一次吐露自幼潛藏的自殺慾望與殺人衝動?

文章標籤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