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對不起,我到墳墓裡避難了」【自由時報 2013.03.27】

 最近流行「核四逃命圈」的說法,二十五日「逃命圈」三首長郝龍斌、朱立倫、張通榮還與行政院長江宜樺「夜會」討論相關議題;但可知核災逃命有多痛苦、逃命也會要命?

福島核災爆發後,疏散了方圓二十公里內的居民,青壯年或可忍受避難的勞頓,卻苦了老人家。一位住在南相馬市、離核電廠二十二公里處的九十三歲老婦人,核災後自行到女兒家避難,後來因病住院,兩個禮拜後出院,想說災難過去了,於是自行回南相馬市老家獨居。但不久她兒子打電話告訴她,說日本政府下令必須再度撤退。接下來幾天,這位老婦人突然音訊全無,兒子趕回老家,才發現老婦人已上吊自殺,遺書寫著:「如果還要撤退,老人家是拖累,對不起,我到墳墓裡避難了。」

核災避難生活的滋味,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,台灣九二一地震災民還可就近蓋組合屋,福島災民必須離鄉背井、與陌生人共處一室、因陋就簡過著「像流浪狗一樣的生活」。福島核災十個月後,日本曾對二十萬疏散民眾進行普查,結果發現,四成災民焦慮度很高,一成五極度焦慮,是一般人的五倍,而高達兩成有心理創傷。

恐懼的落塵比輻射影響更深更久,即使在逃命圈外也不能安心,依然擔心食物有放射汙染、衣服怕落塵不敢晾曬、小孩避免外出遊玩,還會三不五時摸脖子,怕得甲狀腺癌。九二一地震後,台灣自殺率飆高,一旦核災爆發,不要說實質的輻射傷害,光是心理衝擊就能殺死多少台灣人?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