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燈泡白白犧牲了
沈政男

兩年多前,內湖小燈泡命案發生後,蔡英文曾說,「不會讓小燈泡白白犧牲,社會安全網破洞會補起來」,衛福部也說將會修正「精神衛生法」的強制治療條款,但兩年多過去,「精神衛生法」修正在哪裡?社會安全網依然破了個大洞,才會發生台中牙醫被賴姓嫌犯殺死的悲劇。

為什麼發生小燈泡命案?因為王姓嫌犯早已罹患精神病,家屬送醫後卻不願住院,而醫院也沒有啟動強制住院,因為「精神衛生法」的強制住院條款太過嚴苛繁瑣,於是王姓嫌犯回到社區後沒有接受任何精神醫療,而家屬也對送醫不再期待,終至病情惡化到衍生怪異妄想而殺人。

再看看最近的牙醫命案。台中市衛生局說,「賴姓凶嫌是列管的精神病患,每半年訪視一次,但近兩年因家屬說已停藥,且出國,故改為電話訪視,而電話中聽起來情緒穩定。」試問,如果當初衛生局堅持繼續追蹤病患本人,並確認病情與服藥狀況,是否就能避免此一憾事?為什麼當家屬認為可以停藥,以及隨便編個出國的理由,衛生局也就不再堅持看到本人?因為家屬如果不能配合家訪,衛生局根本沒轍。何以致之?「精神衛生法」本有強制社區治療的規定,也就是對於賴姓嫌犯這樣的精神病患,如有必要可到府強制給藥,但台灣的強制社區治療至今聊備一格,根本沒有落實。

當初制定強制社區治療辦法的用意,乃為了讓未達強制住院門檻,但需要治療的精神病患,在家中持續接受治療,如此一來,既可避免侵害人權的疑慮,又能兼顧病患的醫療需求。然而事實證明,當初的修法意旨根本陳義過高,九年來強制住院人數少了幾千人,但強制社區治療人數至今仍是寥寥可數。那些需要但拒絕治療的精神病患,沒被強制住院,也沒接受強制社區治療,後果就是內湖小燈泡與台中牙醫這類命案一再發生。

既然衛生局要追蹤列管精神病患,就要確實看到本人,而如果家屬拒絕,就應告知主治醫師,評估是否將病患列為嚴重病人,並啟動強制社區治療。這類事件一再發生,代表台灣精神醫療的破洞根本還沒補起來,衛福部必須加快修法的腳步。

 

 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沈政男 的頭像
沈政男

沈政男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