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雄退場 扁迷該學會適應【聯合報 2009.09.13】

阿扁被判刑,繁冗的司法程序有了初步的結論,而在扁迷心中,也象徵偶像失落帶來的掙扎與調適得以告一段落。

 從兩、三年前東窗事發的震驚、否認、與挺身辯護,到見識事證爆發、當事人現身道歉與被收押,多少阿扁的崇拜者歷經一段難熬的偶像破滅歷程?有人幡然省悟,自責識人不明;有人咬牙暗恨,委棄長年收集的紀念物與回憶;更有人一夜心死,從此對政治冷漠,不再過問世事。毀損律令體制的行為,定罪判刑或可制裁,但,辜負與傷害追隨者的信任與託付,這樣的過錯誰能討回公道?

 政治明星某種程度是崇拜者自我認同的外在投射,台上的他彷彿成了台下人理想的化身。多少凡夫俗子投身造勢場合,短暫自耽於虛幻的偉岸。偶像殞落,形象的投射與理想的依歸頓失標的,這些情緒的能量需要時間回收復原,才能重新發散,找到新的寄託。

 扁迷應該釐清,長久以來寄託於阿扁的,究竟是個人的英雄崇拜,還是對於國家社會的想望?民主逐漸成熟,革命年代崛起的生毛帶角人物,註定要逐漸走入歷史,眾人應該學習適應英雄退場的戲碼。 

偶像離去,固然心痛,卻不能讓夢想跟著被帶走;對於公共事務的關心與熱情,多少是台灣前進的動力之一,不應隨著偶像被判刑收押而形同枯槁。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