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你我他/隨便停藥 憂鬱症險要命【聯合報 2010.10.01】

上個月我到醫院探望志雄,他癱軟床上表情痛苦,頭上紗網滲著血點,胸部戳了小洞接出一條塑膠管,將血水引流到床邊收集瓶。護士說,他胸部挫傷有內出血,還好腦部沒有大礙。

一年多前,我在醫師推薦下參加憂鬱症團體,在那裡認識了志雄。那時我情緒低落,自我介紹時低頭囁嚅,病友們聽不清楚,詢問的話語與眼神拋來,讓我更加退卻,還好志雄幫我接話,讓我鬆了口氣,我們就這樣熟了起來。

團體結束,我們經常一起吃消夜,喝點小酒。「酒精不是容易干擾情緒與睡眠嗎?」我問。「喝一點沒關係啦!」他邊說邊替我斟酒。

他是藥廠業務,能言善道,不僅老在團體裡主宰場面,私底下甚至在背後吐醫師槽。「醫師就是要賺錢,才嚇我們說藥不能停,跟你說,我已經好幾個月沒吃藥了,還不是好好的!」幾個月前,他滿口含著麵條對我說。

我憂鬱症復發好幾次,知道長期服藥的重要,但每天吞藥實在麻煩,幾乎被他說服了。幾周前他突然沒來參加團體,我打電話也沒人接,有點著急,想不到原來他憂鬱症復發,從住家四樓跳下自殺,還好落在遮雨棚,沒有釀成遺憾。

離開醫院時,我跟他相約,要趕快康復回來團體,還有,以後不要隨便停藥了!他點點頭苦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沈政男 的頭像
沈政男

沈政男

沈政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